“新广货”崛起: 广交会催化外贸价值链升级 2020-06-23 07:46

  网上广交会期间,已经有不少贴牌代工的外贸企业开始转而致力于打造自有品牌,也有不少老外贸品牌通过转型升级并焕发出新的生机。广交会正在成为塑造中国品牌的新平台,使得广交会上的贸易产业链和价值链快速向两端延...

  1987年,南京理工大学国际贸易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姚中沃被分配到广州某央企任国际商务经理,参加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广交会。这一参加就是33年,从未缺席。

  1994年的广交会上,姚中沃在海外采购商那里获取了一条重要信息:欧美市场对不粘锅有大量需求,但国内还未有任何厂家生产。这条信息成就了如今的阳晨集团,作为国内最早生产铁质不粘锅的企业,其产品进入欧美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中高端烘培模具市场占有率高达70%。

  “广交会就是阳晨集团产品通向世界的窗口,从默默无闻的外贸小厂到知名品牌,可以说,是广交会见证了阳晨的成长。”谈及33年的广交会“情缘”,姚中沃不胜感慨。

  阳晨集团并非个例,中国许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加工到品牌出口的外贸企业都有着类似成长经历。

  从1957年创办至今已连续举办127届的广交会,不仅是中国外贸的“晴雨表”,更是激励众多外贸企业走向世界的重要阵地,崛起一大批外贸名品牌。

  今年广交会首次网上办展,记者在这次特别的展会上发现,已经有不少贴牌代工的外贸企业开始转而致力于打造自有品牌,也有不少老外贸品牌通过转型升级并焕发出新的生机。广交会正在成为塑造中国品牌的新平台,使得广交会上的贸易产业链和价值链快速向两端延伸。

  直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数月后,广东金辉刀剪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辉刀剪”)的管理层才体会到真正的焦虑。

  作为一家典型的外贸代工企业,其年产值高达4亿元,每年80%的订单来自替欧美企业代工。往年3月份,公司海外订单多到可以排到4-5月份,今年如此好景已不复存在。

  金辉刀剪副总经理钟嘉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受海外疫情影响,无论给出多大的优惠条件,海外客商都表示再考虑考虑。受此影响,公司生产线%的订单暂停,工人面临放假状态。

  “实际上,企业从去年开始就有心向内贸转型,外贸代工的利润越来越低,且受国际形势变化影响较大,亟需找到突破口。”钟嘉良说。

  广州番禺巨大汽车音响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巨大音响”)市场总监李孝忠对此颇为赞同。作为一家主营家用音响、蓝牙音箱、智能语音音响、数码音视频产品研发、制造、销售的外贸名企,巨大音响也在为世界著名品牌代工。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巨大音响上下都倍感焦虑。一方面,新的海外订单直接腰斩,另一方面海外订单延期造成大批货品积压在仓库。

  焦虑远不止这些,第一次参加网上广交会也让这些参展企业颇为紧张。李孝忠坦言,“广交会采取网上直播等形式,很难展现我们音响类产品的品质。”

  幸运的是,以金辉刀剪、巨大音响为代表的外贸代工厂们在疫情期间“惊醒”,下定决心转型打造自有品牌。

  “公司已经开始组建自己的营销与品牌团队。”在钟嘉良看来,能够为世界众多大品牌代工,证明公司在生产工艺和研发水平上非常有竞争力,这次疫情反倒坚定了公司转型打造自有品牌的决心。

  李孝忠也认为,正是疫情坚定了公司两条腿走路的决心,不能单靠代工,也要靠自己的品牌占领市场。“公司正研发一款个人健康护理的相关产品,准备用新品牌切入市场。”

  实际上,李孝忠认定做自有品牌有自己的私心。他在巨大音响负责开拓海外市场工作长达20年,参加广交会也有十余年,也代表巨大音响去过德国美国参展。

  在德国、美国参展时,企业因为没有自己的品牌,往往很难进入品牌展区,展位只能摆在距离品牌展区外数公里远的地方,展位门可罗雀,且每年的参展费用也在增加。

  即便如此为何也要去国外参展?李孝忠说,国外展会每年都会根据企业的参展历史机动调位,公司积极参展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进入到核心展区。在他看来,国外展会强调品牌,意在激发企业向塑造品牌发力。

  尽管广交会每年为其带来近3成订单,但李孝忠愈发觉得,以往主要都在打价格战。“采购商货比三家,用最低的价格谈订单,长此以往,企业根本无心研发与提高品质,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广州纺织工贸集团副总经理关勇也有此感受。作为广交会上的传统纺织服装外贸企业,在广交会上最早经历了外贸利润由多到寡的全过程。关勇表示,纺织服装行业竞争激烈,所以在外贸行业最先转型,不少外贸企业都一致决定转型升级,打造自己的品牌。

  近年来,广州纺织工贸集团开始从一家传统外贸代工企业,转型为以设计研发为核心的中高端纺织服务企业。关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集团数年前就在广州TIT创意园创建了自己的设计研发机构,与法国顶尖的时装设计学院合办学院培养高端人才。

  “集团已经拥有了一批自有高端外贸品牌,成为中国制造向中国设计转变的典型代表。打造品牌才是企业提高附加值的根本之道。”关勇说。

  实际上,广交会也意识到了这一趋势,开始向塑造外贸品牌方向发力。为集中展示自主知识产权产品,发挥广交会优化商品结构的导向和示范作用,广交会从第95届开始设立品牌展区,截至第126届广交会,品牌展位占出口展总展位数的比例达20.3%。

  以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为例,其拥有众多知名的“广货”老品牌,包括中华老字号4个,中国驰名商标8个,广州老字号21个。

  为促进“广货”优品走出去,广州轻工工贸集团通过不断生产制造升级,开启“广货”2.0品牌革新升级行动。如今,其新“广货”崛起为集团出口的拳头产品,虎头牌电池、“浪奇”洗衣珠、“双鱼”注塑工艺乒乓球等迅速抢占国内外市场。2019年,广州轻工工贸集团自有品牌出口高达2.7亿美元,占集团出口总额的30%。

  据姚中沃观察,过去广交会上更多的是“三来一补”企业及加工贸易订单交易,如今自有品牌已逐渐成为主流,参展商来广交会不再是单纯为了抢订单,而是推广自己的品牌,开展更高水平的国际贸易合作。

  “广交会正在成为塑造中国品牌的新平台,使得广交会上的贸易产业链和价值链快速向两端延伸。”姚中沃说。

  关勇判断,疫情给广交会也带来了新机会,网上广交会是目前世界范围内转型最及时的国际贸易盛会,最大的受益者一定是国内外贸企业,通过这次转型或许能够探索出一条新的外贸发展模式。

  为适应数字化经营转型趋势,广州纺织工贸集团在3月份就开始自主搭建起TIT线上展示厅,想延续线上广交会趋势,打造一个永不落幕的线上交易展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