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新时代我国新闻评论传播观念的嬗变 2019-12-09 19:45

  摘要:新时代新闻评论的发展嬗变与中国社会转型、思想观念变迁、新闻媒体改革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新闻评论的发展嬗变体现在新闻评论传播观念的重构、新闻评论格局的分化、新闻评论内容的丰富、新闻评能的完善等方面。这些新的新闻评论观念和实践,既是新时代以来新闻评论转型的结果和表征,也为我国新闻评论的未来之路提供了发展的契机和重构的可能。

  经过30多年的不断探索,我国新闻评论的发展突飞猛进,呈现出从以单向传播为主,到互动传播方式的介入;从以被动反应为主,到主动策划的普遍运用;从以阐述性、解释性等议论方式为主,到讨论式、交锋式议论方式的提倡;从以闭合式结论为主,到开放式结论的增多;从以发表单篇(个)评论为主,到报纸言论版、网络讨论区等意见平台的设立与完善的格局。[1]事实上,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媒体的“评论时代”。新闻评论已经成为各种新闻媒介不可缺少的、普遍共用的言论武器。新闻评论的立足点直接面向广大受众的需求,评论领域遍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新闻评论的形式也日趋符合受众言论表达的需要。

  回顾这30年来中国新闻评论的发展,新闻评论的点滴变化都与中国社会转型、思想观念变迁、新闻媒体改革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中国新闻评论发展嬗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线性的替代关系,而是共同存在和交互影响的过程。新时代新闻评论的发展嬗变体现在新闻评论格局的分化、新闻评论内容的丰富、新闻评能的完善等方面,更多地体现在新闻评论传播观念的嬗变上,即角色观念、受众观念和价值观念的转变。这些新的新闻评论观念和实践,既是新时代新闻评论转型的结果和表征,也为我国新闻评论的未来之路提供了发展的契机和重构的可能。

  改革开放以前,我国媒体结构比较单一,党媒是核心,媒体评论即意味着党报评论。党报作为这一体制的信息沟通渠道和工具,主要承担上情下达、下情上传的重要任务。在这种社会环境和特殊传播需求之下,党报新闻评论,主要以宣传引导为主,话语方式高度化,新闻媒体的评论基本上都属于新闻工作者的职业写作,或者属于一个知识者群体,新闻评论员缺乏与受众的交流与碰撞。

  改革开放后,新闻评论的角色观念有所改变。虽然它仍是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者,但它也成为一个“议程设置者”,为不同意见的交流与碰撞搭建起崭新的平台。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星期刊”“周末版”大战中,专栏评论出现了一个新的发展热潮。在相对固定的评论栏目中自由地发表个人的评论,不仅可以为评论者提供更为开放的评论空间,也可以为受众提供更为多元的观点参照,拓展更为广阔的思考空间。而世纪之交,报纸评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开办评论专版成为众多媒体的自觉选择。评论专版作为报纸的“评论旗舰”,将分散的力量整合起来,开辟出一片思想和观念交锋的园地。因此,专栏评论和评论专版的兴起为报刊开设了一个具有理性批判精神的“谈话公共空间”,新闻评论工作者更多地担任起“议程设置者”“话题策划者”的角色。他们通过提供专栏或议题的形式,吸引受众和专业评论者表达言论。自己则成为公众意见的选择者,把五花八门的评论筛选进“意见容器”里,他们的角色由台前转向了幕后。[2]

  角色观念的转变,将以往长期存在的指令性强的单向灌输模式转变为双向互动模式,打破了编辑部少数专业评论者垄断新闻评论的局面,促进了新闻评论主体的多样化、平等化,转变了新闻评论的文风,使得新闻评论的发展呈现出题材多样、内容丰富、风格多元的景象。

  在“受众为中心”的全媒体时代,新闻评论不再是高不可攀、唯我独尊的意见主导者,也不再只是一个“传声筒”,而是逐渐转变为意见主导者、交流者和引导者,注重从人性、人文的角度关注热点人物、热门话题,以引起受众共鸣。

  这一特点突出体现在广播电视谈话类评论节目中,节目越来越具备“平民视角、互动交流”的特征,由“代民立言”向“让民众开口说话”的方向转变。节目更多地体现出与受众息息相关的现实生活,运用平民视角,根据受众兴趣来进行议题设置,或者预测受众的某种需要,并邀请受众代表出场。节目主持人更多地是担任受众意见的启发者,而非高高在上的指导者、教育者,更多的是促成受众不同意见的交流与碰撞,从而进一步达到观点意见的平衡与沟通。节目主持人和受众代表之间的直抒己见,增强了交流意识,形成了一个各种信息多向流动、不同观点相互交锋的“谈话场”。在这样的“谈话场”中,评论节目不再是“话语霸权”下的产物,而是受众享有平等话语权的平台,是受众表达观念和价值的公共论坛,这也意味着媒介话语不再为“权力话语”所垄断,实现了从“权力话语”向“公共话语”的转移。

  新闻评论的核心是判断,判断的基本分类是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二者不可或缺。事实判断就是判断事实本身,判断客观事实之间的关系,它主要回答事物是怎样的,为什么会这样,未来会怎样;价值判断是要揭示新闻事件在人们生活和行为中的影响,它主要回答新闻事件具有什么意义,好还是坏,美还是丑,对社会有什么影响。事实判断涉及事物已经发生的“已然”和将要发生的“必然”;而价值判断则涉及的是“应然”,按照人的信仰、希望、道德伦理等价值标准,事物应当是什么样的。通常而言,事实判断是由作为前提的事实推断作为结论的事实,这是判断事实之间的关系;价值判断,则是以一定的价值尺度,判断事实的价值,这实际上是判断事实与人的关系。[3]

  因此,在新闻评论的意见表达中,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的功能各有不同。事实判断主要是由新闻评论者基于自己的知识或经验所得出的判断,它注重对客观事实内在的逻辑关系、发展趋势进行深度解析,从而为受众提供权威的意见性信息,这种功能可能由少数人实践,而被更多的人所需求。而价值判断则与个人的价值观或信仰休戚相关,它具有表达愿望和利益诉求的功能,注重对个人价值观与客观事实之间的关系进行判断。即使受众接受评论者的事实判断,也不一定因此认同评论者的价值判断。[4]

  从新闻评论的发展现状来看,主流媒体的新闻评论中做价值判断的远远多于做事实判断的。可以说,我们的新闻评论还处于一个价值判断的时代,即过于强调避实就虚,对事实的究竟怎样,事情的发展趋势究竟如何,则避而不谈。马少华认为,“长期以来,我们的评论就有一种‘重视价值判断,轻视事实判断,重视普遍性判断,轻视具体判断’的倾向,评论一件事,讲意义的多,讲事实究竟会怎么发展的少。而‘意义’是不需要验证的”。[5]

  但是随着新闻评论实践的发展,新闻评论的价值观念发生了转变,人们对于价值判断的需求,已经逐渐转移到对于事实判断的需求上。因为在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中,人们需要根据准确、详尽、有效的意见性信息来判断客观事实的内在逻辑和发展走向,并基于这些事实判断,对社会、生活以及对他人的态度和行为做出适当的调整。《新京报》评论部主任王爱军认为:“新闻评论有必要从‘价值判断’向‘专业判断’发展,抑或说,是‘价值判断’与‘专业判断’的并举。”[6]在这里,他用“专业判断”一词代表了在学理上同“价值判断”并列的“事实判断”,他的话反映出一些媒体的新闻评论人对未来新闻评论走向或追求目标的思考。

  可以说,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这两种并存于当代新闻评论中的不同价值观念,满足了受众不同的需求,并形成了两种不同的评论景观。从评论价值上来看,他们是相依相存的,并且会长期共存。但从发展走向上来看,正如马少华所说“它们可能是前后相继的,并且已经显露出前后相继的端倪”。[7]

  [2]李德荣,杨明,王芮.信息时代新闻评论工作者的职责与角色转型[J].中国有线]马少华.新闻评论[M],中南大学出版社,2005(5).

  [4]曾军.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在新闻评论中的风险[J].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