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景祥:美国应该避免与中国全面对抗 2019-11-15 06:24

  美国保守派精英决定同中国进行贸易战,出发点绝非美方公开宣扬的贸易平衡,甚至也不是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移和市场准入等问题,这些都是明显的借口。美国学界所说的通过贸易战长期压制中国,使中国永远无法对美国全球霸权构成挑战,也可以说是一个伪命题。美国保守派精英敌视中国的政策目的,不过是为美国传统的军事工业利益集团从政府预算中获取巨额军费寻找新的合法性。

  美国鹰派战略家当然也明白,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美国不可能毫发无损。他们宣称自己采取的是“双输策略”:即使美国损失很大,但只要中国的损失更大,对美国而言仍是胜利。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逐级加征关税,很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在世界上120多个国家拥有军事基地。在世界舞台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在、经济和军事等诸多方面的实力,都无法与美国相匹敌。美国有能力干涉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而其他任何国家并不能真正影响美国的对外战略和政策。这同时也意味着,美国国内各种经济问题,如社会、收入差距扩大、地区发展失衡等等,完全是由美国自身的制度和经济模式导致的。美国缺少修复桥梁、堤坝、更新铁路的资金,但在研发先进武器、入侵和颠覆其他国家方面,却能拿出大笔的经费。美国精英把这些问题归咎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只是一种转移视线的惯用技巧。

  特朗普总统经常说,他将通过对中国的贸易战让“制造业回到美国”,为美国人增加就业机会,这纯属虚构的幻想。目前美国制造业仅占经济总产出的11%,在很多制造业领域,美国并没有建立生产基地。中国工厂平均每小时工资为3.6美元,美国是15美元,仅靠提高中国产品的关税,不可能迫使企业到美国重新建厂。美国白宫高层官员、国会领袖、主流媒体大肆宣传的中国威胁,大多是他们自己刻意虚构、夸大事实、精心制造的“假新闻”。事实上,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军事实力甚至不会接近美国,中国既不能威胁美国的安全,也没有特别的意愿同美国进行对抗。

  中国当然意识到,美国目前的政策对中国的发展和生存构成了严重威胁。冷战后,中美两国之所以维持着相对稳定和友好的关系,靠的是犬牙交错的经济贸易和文化交流这块巨大的“压舱石”。如果两国间经贸关系被遏制,人员往来自然也会随之减少,意味着原有的“压舱石”将不复存在。美国鹰派战略家们提出的“全面脱钩论”,正是反映了这一意图:让中美两国相互增进的利益各自归零,以前出于顾忌中美关系这条“大船”的沉没而被压制的其他种种诉求、冲突和对抗,就无须再共同管制了,这样,美方便可以更灵活地选择中美两国潜在的对抗点,随时挑起冲突。

  中国是真正拥有主权地位,能独立自主、走自己道路的国家。对于美方发动的贸易战,中方一直保持着冷静,留有余地,充分显示出维护中美两国人民友谊的诚意。中方一直坚持通过外交谈判来解决问题,强调双方的共同利益,如维护世界和平,应对国际犯罪、网络安全、难民危机、气候变化等问题。只要没有机会迁移到另一个星球,中国就会愿意与美国及世界其他各国一道,共同构建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美国精英应该认识到,美国的能力是有界限的,不可能独自掌控整个世界。中国有14亿人口,有世界上最大的进出口市场,与周边国家关系稳定,能够构建战略纵深,不可能被孤立。虽然美国一些人不希望看到中国的未来是光明的,但中国仍然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即便美国将中美两国引向全面对抗,也只能是导致一场前所未见的全球经济危机,其最终结果一定不会是美国所期望的。美国精英如果能够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出发,也应该避免与中国全面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