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称后期有不健康思想指什么 2019-12-01 01:18

  :毛主席说我不听他的话是有过的。但也不是只指我一个人,对其他也有这样的情况。这也反映毛主席后期有些不健康的思想,就是说,有家长制这些封建主义性质的东西。他不容易听进不同的意见。

  本文摘自《南方人物周刊》2004年第14期,作者:南方人物周刊编辑部,原题:《我从来不赞成给我写传》,本文系节选

  两篇“答记者问”均摘自《文选》,是这套共182篇的话语遗产里仅有的两篇“对话”,大概也是他一生中影响最大的两篇“对话”“对话”保存了这位老人鲜活的真诚、坦率和气宇。

  “对线年,显示了这位老人选择时机向世界说线日,当西方各大报纸连载法拉奇采访的全文时,“世界第一次对这个矮个子和他的事业有了全面的认识”。

  奥琳埃娜法拉奇:据说,毛主席经常抱怨你不太听他的话,不喜欢你,这是否是真的?

  :毛主席说我不听他的话是有过的。但也不是只指我一个人,对其他也有这样的情况。这也反映毛主席后期有些不健康的思想,就是说,有家长制这些封建主义性质的东西。他不容易听进不同的意见。毛主席批评的事不能说都是不对的。但有不少正确的意见,不仅是我的,其他同志的在内,他不大听得进了。集中制被破坏了,集体领导被破坏了。否则,就不能理解为什么会爆发“文化大”。

  奥:很显然,只有在毛主席逝世以后才能逮捕“”,到底是谁组织的,是谁提出把“”抓起来的?

  邓:这是集体的力量。我认为首先有的群众基础。“”这个词是毛主席在逝世前一两年提出来的。一九七四年、一九七五年,我们同“”进行了两年的斗争。“”的面貌,人们已看得很清楚。尽管毛主席指定了人,但“”是不服的。毛主席去世以后,“”利用这个时机拼命抢权,形势逼人。“”那时很厉害,要新的领导。在这样的情况下,局大多数同志一致的意见是要对付“”。要干这件事,一个人、两个人的力量是办不到的。粉碎“”后,建毛主席纪念堂,应该说,那是违反毛主席自己的意愿的。五十年代,毛主席提议所有的人身后都火化,只留骨灰,不留遗体,并且不建坟墓。毛主席是第一个签名的。我们都签了名。中央的高级干部、全国的高级干部差不多都签了名。现在签名册还在。粉碎“”以后做的这些事,都是从为了求得比较稳定这么一个思想考虑的。

  邓:我不赞成把它改掉。已经有了的把它改变,就不见得妥当。建是不妥当的,如果改变,人们就要议论纷纷。现在世界上都在猜测我们要毁掉纪念堂。我们没有这个想法。

  邓:不但我辞职,我们老一代的都不兼职了。主席也不兼国务院总理的职务了,党中央委员会推荐同志为候选人。我们这些老同志摆在那里,他们也不好工作。我们存在一个领导层需要逐渐年轻化的问题。我们需要带个头。过去没有规定,但实际上存在领导职务终身制。这不利于领导层更新,不利于年轻人上来,这是我们制度上的缺陷。这个缺陷在六十年代还看不出来,那时我们还年轻。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是整个制度的问题,更多地是关系到我们的方针、四个现代化能否实现的问题。所以我们说,老同志带个头,开明一点好。

  奥:我看到中国有其他的画像。在我看到有马、恩、列,特别还有斯大林的画像。这些像,你们是否还要保留?

  邓:要保留。“文化大”以前,只在重要的节日才挂出来。“文化大”期间才改变了做法,经常挂起。现在我们恢复过去的做法。

  奥:四个现代化将使外国资本进入中国,这样不可避免地引起私人投资问题。这是否会在中国形成小资本主义?

  邓:归根到底,我们的建设方针还是毛主席过去制定的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方针。不管怎样开放,不管外资进来多少,它占的份额还是很小的,影响不了我们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吸收外国资金、外国技术,甚至包括外国在中国建厂,可以作为我们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的补充。当然,会带来一些资本主义的腐朽的东西。我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这不可怕。

  邓:要弄清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要比封建主义优越。有些东西并不能说是资本主义的。比如说,技术问题是科学,生产管理是科学,在任何社会,对任何国家都是有用的。我们学习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科学、先进的管理来为社会主义服务,而这些东西本身并没有阶级性。

  奥:我记得几年前,你谈到农村自留地时说过,人是需要一些个人利益来从事生产的,这是否意味着主义本身也要讨论呢?